主页 > 娱乐 > 正文

朱天文拿了今年的“华语文学人物”,她谈了文学的规则和继承

2018-12-09网络整理阅读:166评论:

朱天文拿了今年的“华语文学人物”,她谈了文学的规则和继承

12 月 5 日,台湾作家朱天文在中国人民大学参加了“ 21 大学生世界华语文学盛典”,包括阎连科、梁鸿在内的 5 位作家学者和 21 位人大写作班的研究生把她评为了 2018 年度的“华语文学人物”。

朱天文 1956 年出生于台湾的文学世家,她16 岁时就发表了自己的首部小说《强说心愁》,此后一直从事于文学创作,代表作有《荒人手记》、《巫言》和《世纪末的华丽》。她也写剧本,《恋恋风尘》、《悲情城市》、《最好的时光》和《刺客聂隐娘》等电影都是她作为编剧和侯孝贤一起创作的作品。

朱天文以《一个书写者的位置和时间》为题发表了自己获奖答谢辞的演讲,她在演讲说到了声誉作为“报称系统”对一个书写者的意义,她认为真正最该赋予声誉的,也许正是那些并不在意、喜欢声誉的人——“对声誉的脆弱,不确定性和其经常性虚伪的警觉,对声誉总妩媚地侍奉着财富和权势的厌憎”。

朱天文拿了今年的“华语文学人物”,她谈了文学的规则和继承

阎连科最先说起的是“华语文学盛典”的举办原因,一个是因为华语确实伟大,华语创造了强大的华语文学和华语文化。另一个是因为华语虽然伟大,但也要承认当代文学对华语的贡献不如现代文学和古典文学对华语的贡献大,大陆文学不如台湾文学在语言上保留的东西更多。考虑到汉语是要发展和创造的,所以必须有一个世界文学奖奖给那些在语言本身对华语有巨大贡献的人。

“我们选择了朱天文女士,,因为她的小说她的电影让我们的华语、让我们的中文、让我们的方块字在世界上源源不断的流传。我们并不是说世界上作家朱天文一定是第一名,她可能是第九名、第十名,但是有一点,对华语文学贡献一定是前三名。”

梁鸿则在授奖词中分析了朱天文基于台湾经验和都市经验的写作维度、写作语言和作品结构特征后写道,“总体而言,朱天文女士因其对汉语的敬心虔诚激发出汉语言的内在活力,并以其繁复幽微的意象写作折射出后现代语境下人的生存困境。”

共6页: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