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家居 > 正文

砚山窑上土陶,用指尖抒发的艺术

2019-04-18 00:23暂无阅读:1340评论:0

初春,砚山县江那镇窑上村的早晨,阳光倾洒,薄雾轻抚,宛若仙境。野外里,桃花、菜花,闪着银子般的光泽,有人赶着牛儿出牧,有人在地里挥舞着锄头。田埂曲曲折折,铺展着春天的诗意。

走进窑上村,陶像一串汗青文化符号,深深印进我的脑海。长短不一的楼房中,有几间土坯房,土墙斑驳,有好多土陶碎片,顺手取下一片,釉面圆滑,色彩艳丽。一片片土陶碎片,仿佛是保持汗青的道路,烙印着执着、烙印着对艺术不懈的追求。

据《砚山县志》记载,清光绪年间,江老宏、朱天鉴从临安府(建水)迁到砚山假寓,发现这里的土壤适合建造陶器,便开设土陶作坊建造土陶。他们的血液此后融进这片地盘,他们的睿智融进泥质的心灵。

窑上村土陶成长,履历了风风雨雨。上世纪五十年月,成立陶器社,有50余户从事陶器建造,陶器成长初具规模;上世纪八十年月个别经营,全村300户,有200余户会生产陶器,陶器建造百花齐放;上世纪九十年月,陶器建造进入低潮,从事陶器建造的人屈指可数。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吃力寒来。好在,有江正奇、胡国猛、刘绍慧等人的悄然苦守、传承,窑上村的土陶没有被时光覆灭,制陶的身手没有失传。

江正奇的土陶博物馆

薄雾散去,阳光一束束照进四合院。江正奇撸撸胡须,精力充沛地坐到陶盘前。70岁的江正奇与土陶打了54年的交道,一向以来,江正奇擅长思虑、试探、实验,有什么设法,进入作坊,便立刻实践。恰是如许的自发,与孜孜不倦的追求,江正奇成了窑上村制陶名师。

今天,江正奇有一个新设法,他要连系当前殡葬改造,建造适合公墓使用的骨灰盒。他神情专注,测量尺寸,取泥拉坯。看到笔者,江正奇放脱手中的指白(拉坯的对象),介绍制陶的流程。他说,土陶的建造漫长繁琐,工序复杂。一样的建造要经由选材、浸泡、踩泥、揉泥、拉坯、晾晒、修坯、风干、上釉、装窑、烧制、出窑等10余道工序。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选材是要害的一步,材料欠好,再有水平的师傅也做不出悦目实用的土陶。陶泥要细、清洁、粘性好,具有可塑性,耐火力强。取回的陶泥放到水泥池子里,清水浸泡,发酵1至2天,陶泥经由水的感化慢慢变软。接着踩泥,用牛某人频频踩,对泥进行充裕搅拌。揉泥是凭手的感应触摸,消灭杂质,把踩不平均形成的泥糊筛选出去。拉坯是凭据成品巨细取泥,放到扭转的陶盘上,双手把泥扶正,扶稳,形成小山似的泥头。从泥的中央开个小口,两手一直地扶住迁移的土壤,并适时用指白把凹凸不屈,不单滑的处所,由上至下,由下至上补平,抹滑。这是极具缔造性的一步,心里的设法,经由手指传递,心顺手和,手随艺和,连成一气。晾晒是把成型的土陶放到木板上,守候阳光、时间的砥砺。修坯是土陶晾晒到五成干,土壤较为软绵时,有裂痕的处所,用克己的手掌巨细像荞粑粑菌一般的寸头和方形的修板,从土陶里外合营修复。这时也是装饰的最佳期,可用花锤在土陶上敲击,印上斑纹,也能够写字、镌刻,把想要的图案,在这里完成……

从江正奇的介绍能感触到,每一个制陶的人,经由土壤的淘洗,已经与泥融为一体。陶的生命进程,就是制陶人的生命进程。

江正奇出生于制陶世家,历久耳濡目染,与陶泥有着自然的亲近。16岁,学会自力建造酒壶、菜坛子,18岁成为拉坯师傅。制陶过程中,江正奇发现平常的土罐土碗,实用但不美观,没有艺术性,于是,他给它们纹上斑纹,印上树叶图案,在花盆上印上兰草图案,坛子上印上划定有序的花朵,印上“海纳百川”“花开富贵”等美妙的祝福。

星火相传,代代传。为让更多的人认识窑上土陶的汗青、文化,江正奇成立了窑上江家陶器博物馆,让更多的人走进土陶的世界。江正奇的土陶作坊,是砚山县第二小学综合实践泥塑基地、砚山县第三小学陶艺实践教育基地。孩子们能够参观制陶作坊,亲克己作陶器,体验制陶情趣。因无私传承,2014年,江正奇被定名为文山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这些年,江正奇“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器材南寒风”,用苦守、用匠心,一双巧手,揉捏、绘制了泥质的坚硬的骨骼,缔造了土壤的事业。

刘绍慧在修坯(马林 摄)

通俗人眼里的凡俗之土,是制陶人的灵感之源、创作之源。频频的琢磨,络续的索求,缔造与改善,让土壤富有生命与活力。

刘绍慧就是如许的人。他建造的土陶,烧制今后,达不到尺度的全摔了,重做。烧制土陶,铸就了他对艺术高尺度、高要求的品质,练就了他的慧心巧思、火眼金睛。

刘绍慧家门口龙窑旁堆着厚厚的土陶碎片,是长年累月烧制不写意的土陶碎片。这些碎片,时时提醒着刘绍慧,选材、拉坯、修坯,每一个环节卖力看待,尤其是拉坯和修坯,千锤百炼,力求每一件土陶都成为举世无双的艺术品。

刘绍慧的天井里摆满了未烧制的茶壶、茶盘,圆滑的壶体印着简练的梅花,茶壶、茶盘的颜色、花朵遥相呼应。随意的一个茶壶与茶盘均能天然搭配,搭出一种醇厚的年月感、协调感。轻轻用手指触摸,仿佛触摸到的是时间的鸠合,岁月的停留。土壤与手指磨合、碰撞出的生动的梅所形成的气息,传染着身心。“遥知不是雪,为有幽香来”,梅的坚贞不拔暗含了土陶的坚贞不拔和土陶人的坚贞不拔。

刘绍慧烧制的茶罐

现年54岁的刘绍慧,从事制陶以来,一向致力于土陶艺术的研究、实践。“生在原料,事在烧成”“做陶如做人”,朴素的话语,却道尽了刘绍慧废寝忘食的追求。

13岁,刘绍慧向父亲刘德友进修制陶,15岁当上建造土碗拉坯的师傅。19岁做坛子,酒杯等,25岁,传统土陶身手已悉数把握,运用游刃有余。刘绍慧运用手中的身手、制陶、发卖,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合法刘绍慧得偿所愿过着乐淘淘的日子,跟着时代的大水,外埠的白碗、香炉、坛子大量涌入砚山这座小城,刘绍慧土陶成品的发卖受到极大冲击。刘绍慧深深感应,若是不跟上时代成长,一向用本身所把握的手艺和按老思路做下去,就有被镌汰的危险。

刘绍慧四处探询,叨教进修,几番周折,探询到一个手艺熟练的师傅。刘绍慧冒着严寒,天不亮去他的厂里守候,左等右等,没有比及人。一个好心的白叟看出刘绍慧学艺的诚意,带刘绍慧去找到了师傅。师傅来到刘绍慧家里,先教刘绍慧打磨一颗钻头。刘绍慧聪慧,一学就会,打磨的钻头美观、厉害,一会儿功夫,能把厚厚的铁板打穿。师傅见刘绍慧聪敏灵便,立即向刘绍慧教授制陶身手。

刘绍慧待烧制的茶壶

刘绍慧按照师傅的方式用模具建造花盆,但烧出的花盆,易变形、破碎。刘绍慧频频思虑,寻找原因,找到症结,克己模具。行百里者半九十,一次次的失败,刘绍慧取得了成功。建造的花盆圆滑、美观,一经推出,深受消费者喜爱。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制陶的每一步都不克掉以轻心,烧制也是十分要害。刘绍慧对烧制的龙窑进行了改良。本来的龙窑较小,虚耗柴火,出品欠好。刘绍慧连系多年烧制储蓄的经验,深图远虑,缩短龙窑烧火口间的距离,点窜龙窑焚烧龙塘,扩大窑头宽度。改良的龙窑,便于温度的掌握,提拔了烧制的结果。

讲话间,刘绍慧用本身烧制的茶壶沏茶。轻呷一口,口舌生津,有浅浅的甜。刘绍慧说,他的茶壶沏茶,能够改变茶的吃力涩,泡酒能够改变酒的浓烈,喝着滑润。10年前,刘绍慧做的茶具,可没有如许的功能,眼感欠好不说,茶垢粘在壶底,难于清洗,有人买了后,曾拿来退还。这件事,深深刺激了刘绍慧,他下定决心改善建造茶具的工艺。

刘绍慧烧制的茶具

从选泥起头,刘绍慧用多种颜色的陶泥天真设置,频频测验,终于烧出古铜色、黄色、黑色、白色4种颜色的茶具,提高茶具的亮度、色度,泡出的茶水口感获得提拔。

手握一把茶壶,我问刘绍慧,为什么感受会很舒服。刘绍慧说,这得益于他的陶泥十分细腻,干透的陶泥,抓一把在手,轻轻放下,微微的风,陶泥会四处翱翔。打磨的工艺上,经由五道六道仔细的打磨,土陶会越来越水亮、润滑。

说话间,刘绍慧摆出了他烧制的5批茶具,第一批是滑壶,没有任何斑纹。其他的批次,有“人和室雅”“静心”等字样,有梅兰竹荷等图案,一批比一批细腻美观,简练又不失典雅。

刘绍慧在传承的根蒂上勇敢立异,身手工巧,2016年,被定名为砚山县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县级代表性传承人。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刘绍慧坚信,继续传统身手的同时,持之以恒的索求、立异,或许10年,或许5年,必然会给人们带来一个布满无限活力的陶艺世界。

胡国猛在拉坯(马林 摄)

凤凰涅槃,浴火更生,陶泥经由猛火烘烤,实现华美的回身。胡国猛像陶泥一般,经由一次次失败的袭击,生活赠与了他幸福,让他凝聚起继往开来的勇气。

1974年3月出生的胡国猛,和所有窑上村人一般,生活在土陶浓浓的气氛里,受土陶文化的侵染,爱上土陶。18岁,胡国猛向父亲胡顶顺进修制陶。胡顶顺是胡家制陶第三代传人。胡国猛进修制陶的念头很简洁,也很实际,想着学会这门手艺能够挣点钱,过上幸福的生活。

胡顶顺是慈父,更是严师,要求胡国猛从坛子盖做起,用泥头拉坯,一次成型。胡国猛一次次用指白合营,拉坯,陶泥却不听使唤,拉不成想要的坛子盖的式样。汗水湿透衣背,胡国猛把不成样的坛子盖扔了,揉成泥团,又持续拉。当父亲胡顶顺对着胡国猛颔首透露已拉成时,胡国猛非常兴奋,掉臂身上的脏泥,挥手跳跃、呐喊。

一次的成功,激提议胡国猛进修的强烈愿望。两年的锲而不舍,执着追求,胡国猛学会了自力建造较大的坛子。先拉出底座,再做帮(桶),待一部门阴干今后,再用另一部门来接,再做坛口。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数,胡国猛因为会制陶,收获了属于他的恋爱。子马小寨村的杨发荣感觉胡国猛有一门手艺,能养家糊口,生活有奔头,欣然嫁给了胡国猛。当胡国猛沉浸在恋爱的幸福里,父亲的倏忽离世给了他致命的一击。一边是失去亲人的痛苦,一边是胡国猛学陶时只正视进修制陶的拉坯、晾晒、修坯等环节,而前期的选泥,后期的烧制、火候的掌握均没有卖力进修。进修的不周全,给了胡国猛一闷棍,让胡国猛晕头转向。

胡国猛挖回的陶泥,看不出有什么眉目。浸泡、踩泥、揉泥、拉坯、晾晒、修坯、风干、上釉、装窑。一切预备停当,满怀盼望的烧制,烧制中,却听到土陶炸裂的声响。出窑时,满地的碎片,惊心动魄。胡顶顺一窑能烧出大巨细小的土陶八九百件,而本身装了那么多,却只有十多件无缺无损。霎间,眼泪夺眶而出,所有的辛劳化为乌有。

面临失败,胡国猛退缩了、抛却了,改行栽菜、栽烤烟、栽西瓜。历经两年辗转,胡国猛始终割舍不掉对土陶的情缘,又持续制陶烧陶。每一步,胡国猛战战兢兢,失败却像甩不掉的影子,始终环绕着胡国猛。胡国猛怪窑欠好,找人修窑,感觉是火候没有掌握好,又专门跑去向村里的师傅叨教。

胡国猛不情愿。此时的他已经能经受住失败的考验,失败铸就了他心里的壮大。整整烧失败了五窑土陶,胡国猛想到,拿别人未烧制的土陶放到本身的窑子里烧。本身的土陶烧坏了,别人的土陶经由火的锤炼,更显得精神焕发。胡国猛这才发现,本身找的陶泥有问题。

胡国猛待烧制的坛子(马林 摄)

找出症结地点,胡国猛决心大增。从新找泥,找到泥地,挖出腐殖土、沙土,取回黄的、白的、黑的陶泥。陶泥经由胡国猛精心揉捏、建造,碰撞出艳丽的乐章。

痛定思痛,甜里忆吃力。胡国猛起头四处进修,向同村的江正奇进修用石膏模具做坛子、花盆;跑到建水引进拌泥机、搅溶机等进步的设备。在保留传统工艺的同时,用进步的设备提高生产效益。

胡国猛的作坊里一般摆满了大巨细小成型的、待干的土陶,有坛子、酒杯、药罐、茶具、花瓶……林林总总,让人目不暇接。采访胡国猛时,他一向面带微笑,看不出语调的转变,反倒像是在平静地讲述别人的故事。像这些土陶一般,经由猛火烘烤,更懂得自身的价格。

距离胡国猛家200米摆布的处所是胡国猛烧制土陶的窑子。窑子斜卧向坡上延伸,像一条要腾空的睿龙。胡国猛说,这是龙窑,长30余米,上头宽约2.4米,下头宽约1米。装窑时从上到下,烧窑时从下到上。装窑出窑的窑门6个,柴洞40多个,依坡而建。装窑非常讲究技能,土陶要放稳、放正,经由猛火烘烤、收缩,依然不会坍毁。从下头起头烧,火要缓,慢慢升温,温度达到1400度摆布,窑砖火红,看到上釉的土陶高温下酿成亮色,依次沿柴洞往上烧,16个小时摆布,整窑土陶烧好,待冷却,即可出窑。

胡国猛待烧制的土陶(马林 摄)

我们达到时,胡国猛的老婆和几个工人正在出窑,窑门很小,仅容得下一小我趴着进去,他们一小我在里面递,一小我在皮相接。几小我,把土陶分门别类,上车,拉回,待发卖。

我爬进窑洞,还能感受火的余温的炽烈。窑洞的砖有好多裂痕,被火熏得黑黑的。烧好的土陶,已经完成了蜕变,变得坚硬,富有光泽,成了一件件艺术品。

作为文山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当谈到将来有什么筹算时,胡国猛的眼睛更亮了。他说2016年投入了80余万元,从江苏引进了耐火砖,煤气设备,建了煤气窑,煤气窑烧出的土陶更不乱,结果更好。今朝,正处于实验阶段,待实验成功,他将把窑传给儿子胡应喜治理,本身专门研究,提拔土陶的审美价格。

不断改进,百炼成钢,胡国猛凭着超常的毅力,拓荒了一条属于本身的道路。

一方山水一方人,这片热土上,江正奇、刘绍慧、胡国猛,他们用土壤,在指尖抒发艺术,时而转弯抹角,时而高亢豪迈,千百次的揉捏,千百次的锻铸,一件件泥质的艺术品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炼出窑上人不平的脊梁。

起原于:文山新闻网

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