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清风典历】义不负心论绝交

【清风典历】义不负心论绝交

2020-10-19 08:44未知阅读:1743评论:0

【译文】

人常说,通达时既能造福天下也能坚持初衷、不改心志,仕途不畅时能自足自得而不感忧闷。由此看来,尧、舜之所以统治天下,许由之所以栖居岩穴,张良之所以辅佐刘邦建立汉朝,接舆之所以借行歌来劝说孔子,其原则是一致的。仰望这几位君子,可以说他们都能够实现其各自的志向。所以,君子可以行为不同,但其实质都是殊途同归,即他们都是遵循本性来行动,各得所安。所以也就有居朝廷而不出,入山林而不再离开的议论。又如延陵季子赞赏子臧的高风,司马相如钦慕蔺相如的气节,这种基于志向、气质而形成的寄托,是不能以强力改变的。

【小识】

本节出自魏晋之际著名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嵇康之手。在曹魏末年的士林中,阮籍、嵇康向来并称,但阮籍放达、谨慎、躲避是非,是那个时代苦闷的典型,嵇康性格峻烈、言辞大胆、思想激烈,是那个时代士大夫的精神领袖和人格坐标。他不仅才高貌美,天赋卓绝,兼善众艺,而且宽简大量,超迈不群,所以在当时几乎一呼百应,影响极大。

嵇康以一己之力为个性、为人格、为思想自由而向统治者挑战的精神,古往今来都极为罕见,可谓绝响;嵇康的琴曲《广陵散》《风入松》等早已失传,但传说犹在,可谓绝响;嵇康被诬以言论放荡甚至谋反罪诛,临刑前有三千太学生请愿,死后有无数志士仁人为其呼冤、追挽和赞叹,其光芒万丈的人格魅力史上罕见,可谓绝响。可以说,嵇康现象本身就是绝响,是让人无限神伤和怅惘的历史绝响。

《与山巨源绝交书》是嵇康写给山涛的绝交信。其缘起是山涛自吏部选曹郎升任散骑常侍后,便推荐嵇康担任已空出来的吏部选曹郎。嵇康是曹魏姻亲,有着亲曹立场,所以他鄙视司马氏集团,多次拒绝任职。此情之下,山涛不知趣地推荐嵇康出任选曹郎,这使嵇康以为山涛不理解他,而且以为两人之间有着巨大的原则性距离,于是便写了这封绝交信来阐明自己的立场。

节录的这段文字,大致能代表嵇康的基本立场,其核心在“君子百行,殊途同致,循性而动,各附所安”四句,意思是君子之行各有不同,但求心安而已。对于嵇康而言,人生一世,最看重的并非职位、名气,钱财更是等而下之,他最看重的是心灵的自由和人格的尊严。他深思熟虑,说不任职的原因有“必不堪者七,甚不可者二”(详见书信,文繁不赘);即便他勉强任官,那也会限制自己的人生自由,甚而招致祸患,于国于家均无好处。在书信的末尾,嵇康交代了自己的困境:年华老大,儿女尚幼,辛勤抚养自己的母亲、哥哥新近去世,因而他心情极差;余生的意愿仅仅是“教养子孙”,与朋友“叙离阔”,“浊酒一杯,弹琴一曲,志愿毕矣”。

应该说,嵇康的所谓“绝交”,实在有点轻描淡写,至少丝毫看不到现在人绝交的决绝与激烈。其实,这恰恰是嵇康君子人格的体现。表面上看,山涛好意推荐嵇康任职,嵇康却白眼绝交,似乎很不近情理,但这背后其实都有着政治因素。山涛之推荐,除了表现友善之谊外,也表现了他为司马氏拉拢嵇康的努力。嵇康之拒绝并因此绝交,除了他觉得两人有原则性距离之外,还有他不喜山涛出于政治立场的拉拢,更有他借此而向司马氏的表白。因此,这封绝交书,既是给山涛的提醒,也是给司马氏的告白,或者说更侧重在后者。进一步说,嵇康的绝交,既有着护持自由人格、遵从本心的初衷,也有着明显的、深层的政治因素。

有意思的是,嵇康临死前,却告诫儿子嵇绍曰:“巨源在,汝不孤矣。”言自己去世之后,山涛会护佑、提携嵇绍的。后来,在山涛的举荐下,嵇绍出任西晋侍中,为保卫晋惠帝,他挺身挡箭雨而死,为此,血溅晋惠帝裳衣,晋惠帝长时间不愿洗去血渍。这就是有名的“嵇绍不孤”和“嵇侍中血”的典故。嵇氏父子,一个与山涛绝交,与司马氏不合作甚至被司马氏杀害;一个受山涛提携,为司马氏尽忠而死;一个是司马氏的叛逆者,一个是司马氏的忠臣。而且,父亲临死时,还要把孤子托付给已经绝交了的山涛,这说明,嵇康在绝交书里的表述,其实只是思想原则的陈述,是给司马氏的交代,而实质上无损于他们之间的友情,他们属于典型的义气之交、君子之交。

本文词锋爽利,语调清峻,思理绵密,志高文伟,是魏晋时期说理文的典型,能代表魏晋说理文的成就。(萧寒)

鹿衔草:干燥全草,茎紫褐色,稍具棱,并有皱纹,无毛,微有光泽。气无,味微苦。补虚、益肾、祛风除湿、活血调经、补肾强骨、祛风除湿、止咳、止血。主肾虚腰痛、风湿痹痛、筋骨痿软、新久咳嗽、吐血、衄血、崩漏、外伤出血。主产于甘肃、陕西、河南、安徽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