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梁山上此2人遭不公待遇,一个功高排名低,一个立完功就被当炮灰

2019-10-13 00:04暂无阅读:1193评论:0

上了梁山就是英雄,上了梁山叫那宋江一声哥哥就成了兄弟,似乎绝大多数人对梁山英雄的印象大略如斯,或许是说只看过电视剧或许是对于《水浒传》的认识仅限于“武松打虎”、“鲁智深倒拔垂杨柳”、“三拳打死镇关西”等经典桥段略有耳闻的人才会如斯认为,事实上这个中有两大认知错误,第一点梁山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中有不少人尽量上了梁山也依旧是恶棍,好比那李逵,仍是个杀人不刺眼的魔头,第二点则是梁山上也不尽是兄弟,不信你细心读念书中这帮梁山“兄弟”是若何坑卢俊义、徐宁、秦明、朱仝上山的?他们心中对这帮“兄弟”岂非没有恨?那只怕是扯淡,不外上了梁山也只好维持着外观的和平。

(武松、鲁智深剧照)

虽说上了梁山至少可以与“兄弟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但个中照样有两位英雄遭遇了不太平正的待遇,第一个是为梁山立了不少大功,可换来的倒是“兄弟们”的轻蔑,被放置在了一个极错误理的排位,另一位则更惨,请他上山之时他是大爷,用完他之后,他便沦为了炮灰。

说起这梁山上的排名其实是很不讲事理的,你说他是按实力来排吧,那技艺高强的樊瑞、孙立、黄信等人排到了地煞之中,而在书中示意平平无奇的穆弘、解珍、解宝却又排入了天罡;你若说是按资历来排吧,那朱贵、宋万、杜迁明明就是梁山元老级其余存在,却都排名到了八十开外,而最后上山的张清、皇甫端等人排名却颇高,等于是给他们空降了个上司一样;你若说是按劳绩来排,那就不得不提到本文要说的这第一位主角了,他建功无数,却排名倒数,这找谁说理去?

(张清剧照)

此人便是那“鼓上蚤”时迁,时迁登场之后立的第一件大功便是帮梁山偷了徐宁家的宝甲,这一事件直接促成后续徐宁上梁山,帮梁山击败呼延灼,等于说原本是有着溺死之灾的梁山瞬间逢凶化吉,反而还收了徐宁和呼延灼两名上将,这算是大功一件吧?

到了三打台甫府的时候又是时迁潜入城中作为内因,让梁山军在合适的时机攻击;同样的情形发生在攻打曾头市时,在前方打探敌情的活老是由时迁来完成,这活固然不消他冲锋陷阵,但危险系数也是极高的,究竟被发现的话,终局多半就是一个“死”字,甚至到了征方腊时可以攻下独松关、昱岭关都有他的劳绩,要知道那昱岭关可是让梁山折了七名首级,可见时迁感化之大。

(时迁剧照)

可惜排座次的时候时迁只混到了一个一百零七名的排次,宋江的确是没把他放眼里,他岂非只配坐倒数第二把交椅?显然是因为他的身世问题受到了漠视,他是个贼,这是硬伤,但在一帮草寇中,贼有那么不胜么?宋江对于时迁的私见显然是双标了。

而第二位受到不平正待遇的英雄则是前文所提到过的“金枪手”徐宁,时迁盗了他家的宝甲,导致他被套路上了梁山,从这点来看充沛不利了,梁山之所以要“赚”他上山是因为看上了他的钩镰枪,而原著中他这钩镰枪就是为了破呼延灼的连环马而存在的,他一登场便将呼延灼打服了,看起来他的兵器装备、武功都不俗,但这种“专门针对或人的机要兵器”到了后期便失去了之前的色泽。

(徐宁一家剧照)

上山后的徐宁沦为边缘人物,别提他在征辽、田虎、王庆那些眇乎小哉的进献,众所周知,这几段故事在《水浒传》中应该算是败笔,梁山去征这几大势力居然一名首级都没折损,将接触写成了儿戏,所以征方腊一战对于梁山英雄们才是真正的考验,而徐宁在这真正的考验中便成了炮灰。

当初“赚”他上山之后他的示意何其风光?而到了征方腊时他没了行使价格,便成了全书中第一个被写死的正将,并且死得毫无意义,的确就如统一个炮灰,乃是被那流矢药箭,你说冤不冤。

纵观梁山上所有的英雄,这两人遭遇的看待应该是最不平正的了,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