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一树梨花压海棠”,看似写景,其实写的是风情

2019-09-11 18:04暂无阅读:1532评论:0

文人多骚客:韩愈欠下风流债,最终以命抵偿?“一树梨花压海棠”,看似写景,其实是在写情。

苏东坡先生有个好同伙,名叫张先,张先整整大了苏东坡47岁,两人可算是忘年交。在北宋,张先也是有名写手,“能诗及乐府,至老不衰”(《石林诗话》),是婉约派词人的代表人物之一。张先生诗词大多反映士医生的诗酒生活和男女之情,说话工巧。好比,因为过了一个没有月色的中秋节,他就有感而,写下了《南乡子·中秋不见月》:

潮上水清浑。棹影轻于水底云。去意盘桓无奈泪,衣巾。犹有其时粉黛痕。海近古城昏。暮角寒沙雁队分。今夜相思应看月,无人。露冷依前独掩门。

同大多数文人骚客一般,张先先生也衷情声色,八十岁时了还娶了个十八岁的小妾,能有如斯艳情,张先生当然不甘低调,所以,白叟家兴奋之余,作诗一首以自夸:

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朱颜我鹤发。与卿倒置本同庚,只隔中央一花甲。

苏东坡知道此事后,就写了一首诗来奚弄他的老同伙: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鹤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看看,这么美的“一树梨花压海棠”,本来并不是写景的,描写的竟是鹤发老翁戏朱颜,这让独身狗们情那堪啊?

在宋朝的词人中,我最喜欢两小我,一个是柳永,另一个就是张先了。好比,他的《千秋岁·数声鶗鴂》,就是其代表作品之一,全词含蓄发越,写恋爱横遭阻抑的幽怨和果断不移的信念,很能施展张先的词风: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选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孤灯灭。

一个“心有千千结”的小老头,能干出“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功德,是无独有偶的。

前人都邑享受,尤其是功成名就的上流人士,能享齐人之福,才是人生之幸。好比,有百代文宗之誉的韩愈,就很会享受人生。

有资料记载,韩愈先生纵欲且妻妾成群,乃至性功能大为衰退。他经常服用壮阳药,古代的壮阳药中多有硫磺成分,多食有害,韩愈听他人建议,把硫磺研成末喂公鸡,等公鸡长大后再食鸡肉,使公鸡先吸取了硫磺的毒性,从而间接获得硫磺的壮阳功能,可是如许吃多了照样使他死于此。

这个故事,是载于宋陶谷的《清异录》:“昌黎公逾晚年颇亲脂粉,故可服食;用硫磺末搅粥饭,啖鸡男,不使交,千日,烹庖,名‘火灵库’,公间日进一只焉”,然则,“始亦见功,终致绝命”。

北宋初年宋陶谷所著的《清异录》,记载的都是前人琐事,固然被归类为小说,然则,作为主要笔记,《清异录》留存了中国文化史和社会史方面的好多主要史料,书中一半以上的条目离别被《辞源》和《汉语大辞书》采录。所以,《清异录》中的记载,并非全为虚言。

(图片来自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