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李白手撕“山东悍妇”,“诗仙”遇到“渣女”,怎么破?

2019-11-23 06:26暂无阅读:755评论:0

作者/大李长天

关于"诗仙"李白的爱情,一直是个空白。所谓"空白",倒不是说一无所有,而是我们很难在李白的诗词里面发现像元稹那样"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海誓山盟;没法像李商隐那样"锦瑟无端五十弦"地一期一会;也没法像苏轼那样"十年生死两茫茫"肝肠寸断……

不过,李白和"会稽愚妇"的爱情故事倒具有一些喜剧色彩,值得我们玩味。

在《南陵别儿童入京》里面,有一句"会稽愚妇轻买臣"。根据这句诗,后人解读出了很多种李白和这个女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个"会稽愚妇"到底是谁?他们俩的爱情可能是什么样的。

老规矩,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这首满满正能量的诗。

南陵别儿童入京

唐代:李白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我们知道,李白一生共经历了四段婚姻,这在魏颢的《李翰林集序》中已经写明:

"白始娶于许,生一女,一男曰明月奴,女既嫁而卒。又合于刘,刘诀。次合于鲁一妇,生子曰颇黎。终娶于宋"。

我们还确切知道的是:李白的第一任妻子许氏是在湖北安陆娶的,只不过早夭;

第四任妻子宗氏,根据《梁园吟》"千金买壁"的故事,大概推断是在河南商丘一代成婚的;

那么问题来了,有人认为这"会稽愚妇"是第二任妻子刘氏,而且据说可能是个是"山东悍妇"。

我们先说一下李白和第二任妻子刘氏的爱情故事。

这有三种版本:

第一种版本:李白丧妻离开湖北安陆以后,在江淮一带声名鹊起。刘氏爱慕李白的才情,冲破封建藩篱,千里迢迢找到了李白,要跟李白在一起。可能刘氏有几分姿色,李白就跟他不明不白地同居在一起了。

但是李白天生爱自由,他俩刚亲热没几天,李白就离家出走,出去浪荡了。浪荡了一两年,终于想起家里还有个刘氏,于是拖着行李箱又回来了。

结果李白刚进家门,刘氏就拖着行李箱要走。李白想,啥意思?我这刚进门,你就要走,难道你一点儿不想我,一点不爱我吗?

谁知道刘氏甩过来一句:我TM千里迢迢,背井离乡、无怨无悔地陪着你一起过苦日子,为的是跟你长厢厮守,不是来给你独守空房的。

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留下李白一人在风中凌乱。

这个版本里,两人都是受害者。女的大胆追求心中的爱情,狠心地抛弃了李白。

第二种版本:

说李白丧妻以后,刘氏因爱慕而追随,他原本以为李白才情无双,马上就会飞黄腾达,她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李白还是穷困潦倒,于是忍无可忍,就天天跟李白吵架,给李白脸色看,最终离家出走了。

第三种版本:

说刘氏因为爱慕,而找到李白,和李白天天粘你在一起。这个刘氏既不是自由爱情的追逐者,也不是金钱名利的狂热分子,而是名副其实的"傻白甜"!!!

她跟李白在一起,完全是出于对李白的迷恋,在她的眼里,李白简直就是神,就是一切。所以,她恨不得变成李白身上的一块肉,天天抱着李白亲,抱着李白啃,只要李白离开她一秒钟,她就会窒息。

一开始,李白可能还会觉得新鲜,可是日久天长,李白觉得实在受不了,于是就跟她说需要一点个人空间,他需要读书写字。姑娘就着急了,以为李白不爱她了,要离开她了,开始大哭大闹。

于是,李白怕了,只好找个机会溜之大吉。

读完这三种版本,你更倾向于那一种版本呢?

理智分析:个人认为第二版本可能更靠谱一些。

为什么说第二种版本更靠谱一些,那就要回头看一下这个"会稽愚妇轻买臣"到底是个什么梗。

话说这汉武帝时期啊,有个书生叫朱买臣,娶了个老婆叫崔氏。书生穷啊,崔氏可能一开始被朱买臣的甜言蜜语给迷晕了,就跟着朱买臣过了一段时间的甜蜜日子。

可是生活终究逃不过财米油盐酱醋茶,家里都揭不开锅了。甜言蜜语有个屁用,于是就天天跟朱买臣吵架,骂朱买臣没用,还说"隔壁老王"多么多么的能耐。

有一天,天寒地冻,大雪纷飞,朱买臣饿得不行,崔氏还要逼着他上山砍柴。朱买臣想自己多砍点柴,买回米面,老婆会高兴起来。谁知道朱买臣一进家门,却发现崔氏早就找好了"隔壁老王",逼着朱买臣休了自己。

朱买臣舍不得啊,就劝妻子说:"再等等吧,等将来他功成名就了。肯定让崔氏荣华富贵"。

但崔氏哪里肯呢,还说祝福他当大官,自己就算做乞丐也不会求朱买臣。

朱买臣一听,彻底死心了。就写了休书,休了崔氏。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崔氏嫁给隔壁老王没多久,朱买臣就被汉武帝挖掘了,封他为会稽太守(市长)。

崔氏听说了,肠子都悔青了。于是,就蓬头垢面,光着脚丫子去找朱买臣,求他原谅自己。

朱买臣骑在高头大马上,冷笑一声。让下人端来一盆水泼在地上,对崔氏说:"如果你能把这盆水收回盆中,我就答应你回家"。

崔氏一听,灰溜溜地走了,不久居然自尽了。

这便是著名的"会稽愚妇轻买臣"的典故,当然,成语"覆水难收"也出自这个典故。

知道了这个典故,就更容易理解为什么我们会比较支持第二个版本了。

所以,这个“会稽愚妇”说得可能是李白的第二个女人——刘氏。

当然,还有另一种说法——“会稽愚妇”不一定特指李白的某个老婆,还有可能是以前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们,比如:李邕!!!(哈哈哈,躺着也中枪)。

这个我们不深究,毕竟今天讲的是爱情。

简单回顾一下诗:当李白听到被录取的消息,兴冲冲地从山里跑回来,全家人都很开心,杀鸡煮酒,唱歌跳舞庆祝一番;这是前面三联六句;

后面李白感觉到游说皇帝迫在眉睫,于是就决定策马扬鞭,赶往长安。走之前,他跟老婆说,以前的那些"会稽愚妇"都看不起我,只有你对我不离不弃,感谢你,你看着吧,我一定功成名就,骑着高头大马回来娶你。他老婆笑着说:"别吹牛逼了,快滚犊子吧!"李白于是大笑着转身离去。

这里的老婆,是李白的第三任老婆-山东无名氏。“山东悍妇”离开李白后,李白又和山东一位无名氏女子在一起,还生了个孩子。所以,李白拿到录取通知书后,承诺要娶得也是这个菇凉。

那李白跟他作别的这个山东菇凉的爱情怎么样呢?

我们认为:应该是幸福而平淡的爱情。

理由都在诗里:

第1、 山东菇凉跟李白生了宝宝,也就是说李白跟她至少感情还不错,至少愿意生宝宝嘛;

第2、 李白此时在山东,早已经把300多万都花完了。也就是说,山东的菇凉见到李白的时候,是很清楚李白就是个穷书生的。她太知道跟着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的;但两人依然在一起,还生了孩子。

第3、 "白酒新熟""黄鸡正肥"说明什么?说明这菇凉是个勤劳的劳动妇女,她不是那种眼高手低,整天想着嫁个高富帅,乌鸦变凤凰那种女人,至少她会干家务,还干得不错。

所以,我们说李白跟这个山东菇凉,感情生活还是不错的,而且是过日子的那种。

当然,我们注意看魏颢的文字,许氏和宗氏,都用的是娶;而刘氏和山东菇凉用的则是"合",这个字用的很巧妙。

说明什么呢?李白和刘氏、山东菇凉都是非!法!同!居!根本就不是明媒正娶来的。

还记得刘邦他妈怎么生刘邦的吗?"野合于田埂上",他妈在田埂上,跟人野战,生下了刘邦。

所以,当魏颢用"合"字来描述李白和刘氏、山东菇凉的爱情的时候,我们可能就会有很多种猜测,但是我想猜测的是:或许李白此时已经穷困到连给媒婆付钱,给山东菇凉买套新衣裳的钱都没有了,而山东菇凉依然不离不弃地跟着李白,甚至反哺李白。

或许,这样的爱情,对李白来说,更暖心一些吧?

无论刘氏,还是山东无名氏,爱情里没有谁对谁错,要怪就怪这日了狗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