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共工指着颛顼大骂:颛顼老儿,你残暴不仁,我要代表公理伐罪你

2019-04-15 03:19暂无阅读:875评论:0

话说盘古开天辟地今后,地球上一片祥和,尤其是女娲娘娘造人今后,人类的显现更是增添了地球的活力,人类与天然以及天然界的万物都能协调相处,其乐融融。然而比及了颛顼掌管六合,作为世界主宰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传说中颛顼人首兽身,非常残暴,对世间的生灵毫无恻隐之心。他号令日月星辰挂在北方的天上,不许可他们移动。星星和月亮倒还好,可太阳天天挂在头顶,这一下可吃力了北方的生灵,他们天天蒙受酷日的暴晒,就像生活在火炉之中,可谓民不聊生,死伤无数。

水神共工住在赤水以北,掌管世界水域。传说他人面蛇身,一头红发,性格极为躁急但富有公理感,他有两个得力手下,一个叫做相柳,另一个叫做浮游,都是能征惯战的神。共工看到颛顼如斯的伤害世间生灵,决意伐罪颛顼,解救世界苍生。于是共工率领手下的精兵强将,声势赫赫一路朝着颛顼杀来。颛顼看到共工敢伐罪本身,也是率领人马迎战,双方僵持在河汉之北。

共工骑在一条黑龙上,手执黑水神刀,指着对面的颛顼大骂:“颛顼老儿,你身为世间主宰,不思珍爱生灵,反而戕杀公民,骚动世间秩序,像你如许残暴不忍的昏君,人人得而诛之!今天我就代表世界被你虐待的生灵伐罪于你!”颛顼坐在凶猛的白虎上,手里拿着开山神斧,面临共工的叫骂也是满脸怒容,道:“共工小子,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管好你的虾兵蟹迁就行了,竟然敢以下犯上,今天我就代表上天来灭了你!”经由双方的一番口水仗后,两位天神很快打了起来,疆场上天然是兵对兵,将对将,双方杀的弗成开交,但真正起到决意感化的照样共工和颛顼的大战。

共工一招力劈华山,砍向颛顼脑袋,颛顼立时还了一招力能扛鼎,将头上的大刀抗住,随后共工来了个毒龙出洞,刺向颛顼心口,颛顼天然不甘示弱,急遽使出神行术瞬移到共工死后,紧接着使了个横扫千军,要把共工斩为两段。双方你来我往,不知道大战了几多回合,从地下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到地下,只杀的星河昏暗,日月无光。

虽说共工和颛顼打的难分胜负,然则地面上的戎行却很快显现了转变,共工的戎行在浮游和相柳的率领下,摆开二龙出水的诛神大阵,只杀得颛顼军团节节败退,死伤惨重。颛顼看到本身的人马急剧削减,不敢恋战,心生歹计,边打边骂,将共工、相柳、和浮游都骂了起来。因为他们三位都是浮躁的暴脾性,天然容不得颛顼的叫骂,相柳和浮游也列入了对颛顼的攻打,他们一撤出,两个军团的事态立马发生了逆转,颛顼人马起头占有了优势。面临三位的加击,颛顼天然不敢大意,以防御为主,凑了个机会,倏忽逃出疆场,向北方飞去。

眼看颛顼逃跑,相柳和浮游立马飞驰追去,共工也想追,可又怕本身戎行会伤害太多,就决意先打颛顼戎行,再去打颛顼,事实上,以共工的实力,对于颛顼手下的小兵小将也用不了多久。再说颛顼一路飞去,直接到了不周山的一个山洞,这是他常年修炼的处所,里面有各类阵法和陷阱,相柳和浮游被气愤冲昏了思想,一味地追赶到了洞中,究竟进入了颛顼的困仙阵,不克动弹,颛顼哈哈大笑:“你们两个蠢货,的确是找死!”随后放出鸿蒙神火将两位天神烧成灰烬。共工赶到,刚悦目到这一幕。

痛失爱将的共工实在太气愤了,怒火冲天的他要与颛顼拼命,两位天神又打了起来,超强的法力将山洞轰破了,他们又打到了洞外,共工看很难战胜敌手,就集中所有力量,用身体撞向颛顼,筹算与他同归于尽。残暴的颛顼也不甘示弱,同样使出全力轰向共工,因为天神的力量实在太大,一时间天崩地裂,不周山被拦腰截断,乱石纷飞,耗全力量的两位大神也被埋在了山石之中。

不周山是撑持六合的大柱,位于世界的西北方,断裂之后的不周山天然难以承担三十三重天的重量,三十三天起头慢慢的向下落。同时,活着界的东南有一个保持六合的巨绳,也因为三十三重天的下沉而被崩断,大地起头慢慢的往东南倾斜。天上的日月星辰起头向西北移动,地面上的江河逐渐向东南奔流,六合都在急剧的改变,对于世间的生灵来说,又将迎来一场溺死的大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