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郑国的反复无常,让晋悼公失去理智了吗?

2019-12-05 09:47暂无阅读:1267评论:0

复兴霸业晋悼公---搏击中原图霸业

陈国没能保住,让晋悼公不得不好好思考韩厥和智武子的建议,暂时放弃与楚国的直接对决,稳住中原诸侯,牢固霸业基础,关键是让郑国牢牢与中原诸侯捆绑在一起。

郑国背弃楚国,转而与晋国结盟,背后的推手是公子驷,但反对势力也不小。公元前566年,郑僖公与公子驷政见不合,公子驷弑君,郑国的其他公子想趁机将公子驷除掉,结果被公子驷识破,抢先一步下手,这年四月二十日,公子驷伪造罪名,杀了公子狐等人,公孙击和公孙恶被迫逃亡到了卫国。

郑国内乱刚过,公子国和公子耳就率军入侵蔡国,并俘虏了蔡国的司马公子燮。蔡国是楚国的随从国,郑国入侵蔡国,公子驷想通过这种方式向晋国表示忠心。

郑国军队打了胜仗,百姓们很高兴,纷纷赞扬公子驷,唯独公子产表示了担忧,子产说:“小国不向老百姓施加文德教化,反而向外滥用武力,恐怕没有比这个更加危险的事了。攻打蔡国,楚国肯定会来讨伐郑国,郑国不归顺楚国难道可以吗?如果顺从楚国,晋国肯定不会答应,必定派兵攻打郑国。晋国楚国轮番攻打郑国,郑国三五年之内必定国无宁日,也不知道百姓日子将怎么过。”公子国听后,十分生气对子产说:“小孩子家懂什么,乱议国家。国家有发布重大命令,都有正卿们在那里谋划。你一个小孩子家,随便说话,小心被杀掉。”子产成年后,成为郑国的执政大夫。

到了五月,郑简公亲自前往邢丘,参加由晋悼公主持的盟会。郑简公向盟会向晋悼公奉献上战利品,并且听取晋国的指令,准备朝聘的礼物。其他诸侯国如齐国、鲁国、宋国等只派了大夫做代表。

果然就像子产所说的那样,楚国在这年冬天派出大军讨伐郑国,领军的是子公囊,理由自然是郑国入侵了楚国的随从国蔡国。

郑国大夫面对楚国的进攻,自然又分成两派,一派是子驷、子国和子耳为代表的投降派,主张向楚国臣服,一派是子孔、子展为代表的坚守派,主张固守等待晋国的求援。公子驷的表现让人实在难以理解,一付骑墙姿态。

公子驷对其他人说:“国事如果交给很多人商量,主意太多,都不知道听谁的好,百姓们也不能齐心跟随,这样一来,事情就很难成功。如今楚国来攻,受难的是百姓,不如暂时归顺楚国,这样可以缓如百姓的苦难。晋国军队到来的时候,我们再顺从他们,恭恭敬敬的奉上我们的财物。牺牲一些财物,让强大的国家来保护我们,百姓也不会有灾难。如果可以让乱人不成为祸患,百姓们不受到骚扰,难道不可以吗?”公子驷这是典型的“花钱买平安”做法,问题是,这种做法只会喂大别人的胃口,只会越来越糟糕。

公子展不同意,反驳说:“小国跟大国交往,只能靠信用。像郑国这样的小国,如果不讲信用,只会惹祸上身,战祸不断,国家也很快变会灭亡了。郑国与晋国五次盟会都签订了盟约,如今却要背弃,就算是楚国会救援又能起什么用?楚国一向只把郑国当作自己的城邑看待,何曾平等与郑国相处过。如今晋国悼公贤明,四军建制完备,八个卿士能够团结一致,肯定不会热抛弃郑国。我们应该固守城邑,等待晋国来救援。”

公子驷生气地说:“出主意的人太多,又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大家不必多言了,请顺从楚国吧,出了事我公子驷担着。”就不顾别人反对,派人与楚国讲和。

郑国虽然与楚国讲和,但也没有切断与晋国的联系,派王子伯骈到晋国通报情况,对晋悼公说:“晋侯您命令下国:‘修整好你们的战车,让你们的士兵保持戒备,随时讨伐动乱。’蔡国人不顺从晋侯,所以郑国不敢贪图安逸,整备全军,讨伐蔡国,俘虏了司马燮,并在刑丘盟会上献给了晋侯。现在楚国因为蔡国来讨伐郑国,焚烧郊野上的城堡,侵略我们的城郭。百姓们遭受苦难,又不知道谁可以保护他们,所以要与楚国讲和,郑国君臣不能禁止,又不敢不前来向晋国报告。”

晋国执政大夫智武子对郑国反复无常的行为十分不满,就让人对郑国使者说:“郑国君王受到楚国讨伐,也不派出使者向晋国报告,反而很快屈服于楚国。如果这是郑国国君的相法,大臣们谁又敢反对?晋国国君将率领诸侯们到郑国城下跟郑侯会面,贵君还是好好思量下吧。”言下之意,你郑国君臣掂量着办。

公元前565年,秦国想趁晋悼公霸主地位还不稳固的时机,准备攻打晋国。秦景公派士雅出使楚国,请求楚国一起出兵进攻晋国,楚共王痛快地答应了。

公子囊听说后,前来对楚共王说:“大王不可。就目前的形势,我们应该谨慎对待跟晋国开战的事。晋悼公可以按能力大小使用人才,举荐人才不会失去能够胜任职责的人,任命官员不改变既定的制度。他让正直善行的人做了卿士,大夫严守职责,士人教化百姓,农民致力于生产,商人技工和奴隶也不会改变职业。君臣上下,尊卑有序。国君英明,臣子忠诚,上面谦让,下面尽力。这样的晋国,恐怕是不可战胜的。王上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出兵的事情吧。”

楚共王听后,心中已经有些后悔了,但还是嘴硬,说道:“我已经答应秦国了。虽然实力比不上晋国,但也要出兵。”

到了秋天的时候,楚共王率军驻扎在武城,准备支援秦国。而秦国侵袭晋国,因为晋国国内刚好遭受饥荒,所以只是加强了防御,没有组织反击。

晋悼公并没有将秦国当作一回事,他的视线主要盯在郑国。

【本文作者读史清源授权维权骑士士值品牌馆】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