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正文

7000页机密文件揭秘FB打压对手 曾禁微信等投广告

2019-11-11 09:16暂无阅读:1155评论:0

11月1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周六,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有关一场诉讼的7000页机密文件被公之于众,导致其将面临新一轮全球范围的严格审查。

这7000页内容涵盖Facebook如何利用用户数据作为筹码、如何控制对手,以及甚至扼杀对手等。这其中,约4000页是Facebook内部通信,如电邮、聊天记录、PPT和Excel表格,时间主要是从2011-2015年。大约1200页被标记为“高度机密”。

7000页的泄密信息来自2015年名为Six4Three的公司针对Facebook提起的诉讼。

Six4Three已经关闭很久,它曾经是非常受欢迎的应用程序,主要在Facebook上搜索穿比基尼好友的照片。Facebook在2014年改变了其关键API的工作方式,这对Six4Three的应用程序造成致命影响。开发商为此提起诉讼,声称Facebook违反合同、欺诈以及存在反竞争行为。

这可能是硅谷历史上最奇怪的案件之一。英国监管机构当时也对Facebook展开调查。2018年11月,一名Six4Three高管与一名议员会面,据称他感到“恐慌”,并突然移交了有关案件的诸多机密文件,尽管加州法官警告不要这样做。诉讼本身变得更加奇怪了,但文档却很好地保存下来。

过去一年里,这些文件被少量泄露,显示Facebook不仅参与了反对欧盟隐私保护法律的广泛游说,而且还考虑出售用户数据的访问权限。

所有的文件最终被泄露给了英国记者邓肯·坎贝尔(Duncan Campbell),他在今年早些时候与NBC News和其他媒体分享了这些文件。坎贝尔和那些新闻媒体最终于周六向公众公布了全部内容。

内容令人震撼

这些文件似乎证实了两个长期存在的、专门针对Facebook的怀疑。首先,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充其量只是将用户隐私视为事后考虑的问题。其次,它努力防止竞争对手变得过于强大。

Facebook在2014年对开发商通过其API访问用户信息的方式进行了重大改变。不过,该公司需要一种能掩人耳目的方式来推销如此大规模的变革,因此它提出了一个说法,即保护隐私。而实际上,Facebook可以监控对手的规模。

内部沟通显示,Facebook最终将这些变化与另一款产品的修订版联系起来,即Facebook Login。在2013年3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高管贾斯汀·奥索斯基(Justin Osofsky)写道,这种方法“将侧重于质量和用户体验,这可能会为那些反对使用API的人提供很好的保护伞”。

也是在这一年,2016年之前始终负责开发产品的伊利亚·苏哈尔(Ilya Sukhar)后来将这种策略称为“switcharoo计划”,这是Facebook高管试图弃用开发合作伙伴所依赖的各种API的尝试,因为担心这些开发者将来会直接与Facebook竞争。

苏哈尔在2014年2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嗨,伙计们,我邀请你们所有人去看一个文档,它概述了我们中有些人始终在尝试的switcharoo计划细节。我认为考虑到所有的限制,这是个很好的折衷方案,我们将能够讲述一个有意义的故事。我们还会看看最近是否有其他类似应用进入了增长团队的视线,如果有,我们希望同时限制他们。”

“先下手为强”

2013年Facebook高管之间的电子邮件显示,该公司计划将其未拥有的应用程序和服务分成三类:当前竞争、未来潜在竞争或“我们在商业模式上与之结盟的开发商”。

2013年的一系列电子邮件交流也详细讨论了Facebook为扼杀潜在竞争对手在其应用程序上投放广告而做出的选择。除了谷歌之外,“谁有资格成为竞争对手”的问题在电子邮件中进行了长时间的辩论。最终,公司领导层似乎认为,即时通信产品比其他类型的服务更具威胁。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2013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屏蔽微信、Kakao和Line广告,那些公司正试图建立社交网络并取代我们。与任何风险相比,收入对我们来说都无关紧要。我同意我们应该使用广告来推广我们自己的产品,但我仍然会阻止与我们核心竞争的公司从我们这里获得任何优势。”

2013年的另一批电子邮件展示了Facebook领导层如何应对竞争的态度。MessageMe是2013年成立的即时通讯初创企业,2014年被雅虎收购。从一开始,Facebook领导层就认为MessageMe是个巨大的竞争威胁,不能允许公司访问其数据。

奥索斯基写道:“在推出后第一周,MessageMe实际上没有得到任何关注。然而,MessageMe的月活跃用户目前达到35万,我们需要限制它。”

然而,第三类公司能够与Facebook达成交易,以在API转变后重新保护对用户数据的访问。例如,亚马逊之所以被允许进入,是因为它在Facebook上花了钱做广告。

为调查提供证据

这些泄露出来的文件直接提到了Facebook在竞争中所秉承的可疑立场,对目前以反垄断为由调查Facebook的数十家监管机构来说,可能会有巨大帮助。

然而,这些文件并不是加州总检察长所需要的,加州正在进行调查主要与侵犯隐私有关。加州法庭要求Facebook为调查提供更多文件,以应对故意拖延的指控。

加州总检察长泽维尔·贝塞拉(Xavier Becera)日前向法院提起申请,寻求强制执行针对Facebook的传票。申请中指责Facebook未能及时回应其反复发出的传票和其他法律要求,包括要求其提供与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数据丑闻相关的信息。

目前,美国共有47个州的总检察长已经签署了对Facebook的联合调查,但加州是极少数没有参与调查的州之一。它也没有参与48名总检察长对谷歌展开的联合调查。

贝塞拉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天,我们之所以公布这些信息,是因为我们别无选择。”他拒绝提供这起案件的任何其他细节,也拒绝提供任何其他可能涉及Facebook调查的细节。然而,他和所有其他监管机构、司法部可能都会从泄密文件中寻找有价值的东西。

目前,Facebook至少面临六个不同的反垄断调查案。在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联邦贸易委员会、司法部和47个州的总检察长都在对其进行调查。与此同时,欧洲监管机构也展开自己的反竞争案件调查。

这些调查并不仅仅想要解决Facebook是否存在垄断的问题,相反,他们关注的是Facebook利用其拥有的市场力量所做的事情。特别是,使用从一个业务部门收集的数据,防止竞争对手对其他部门发起挑战,这是反垄断监管机构正在深入调查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