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健康 > 正文

辣椒、野花、棒子鱼

2019-09-14 11:53暂无阅读:543评论:0

作者:雪舒;编纂:徐无鬼

都说江西人不怕辣,四川人辣不怕,湖南人怕不辣。这是指三处处所的人民群众喜欢食辣的水平,对于出生和成长于上海的我等江南人来说,可以承受个中之一成,亦是凤毛麟角了。而比来去江西采风,本地同伙热情欢迎,餐餐辣菜款之,把我吃回了18岁芳华焕发,满脸痘痘此起彼伏。

江西人不怕辣

四川人辣不怕

其实,江西人的餐桌上,也照样布满了情趣意味,辣椒虽则极端使用,但也不故障他们略施精致手笔。好比那日在南昌青山湖畔野味饭店,与扬州才女简庭、江西主编方先生一路吃的那一餐,就让我时刻不忘。

最令我惊喜的是“余干辣椒炒肉”。余干,属江西某县地名。此地盛产有名小辣椒,型如半截拇指。野味饭店的厨房为敞开式,厨师把持一应入眼,辣椒竟是不去籽、不去筋、不去蒂,两半对剖待用,再选肥瘦各半的五花肉,煮熟切片。油锅滚热,辣椒肉片倒入爆炒,再加酱料。油烟四起,未食其味,已闻奇香,口水几乎就地要流下来。待端至面前,但见浓油赤酱一大盘,看着都馋涎欲滴。夹一著进口,顿觉咸香适口,辣得悦耳,辣得豪爽,且不是过度尖利的辣,而是辣中带温,辣中带柔的辣。我这个上海人,居然一小我吃掉了泰半盘,令江西本土著方先生木鸡之呆。

余干辣椒炒肉

另一道记忆深刻的菜,叫红烧棒子鱼。问办事员阿妹该鱼产地,阿妹竟也说不上来,只道是一种湖里的鱼。这种鱼铅笔长短,两指宽,一盘8条,端上来,色香尚可,没有稀奇超卓的观感。但吃进嘴里,倒是纷歧般的口感。肉质细腻如长江刀鱼,且比刀鱼更具海鱼特征,同样的细腻,是带着韧劲儿的。只是和刀鱼一般,棒子鱼亦满身是刺,我只品尝一口,喉舌间就差一点被鱼刺卡住。扬州才女简庭却喜出望外,这可真是对极了她的胃口。扬州名菜中就有长江三鱼:鲥鱼、回鱼,刀鱼。简庭果真不负重望,以其樱桃小口,于少焉间不动声色地吃掉了四条棒子鱼,骨碟里堆起一层藐小如软针的鱼刺,却不曾见她有半点惊慌失措的迹象。再观江西人方先生,竟也与扬州美男平起平坐,令我叹为观止。

红烧棒子鱼

江西人不光爱吃辣椒,还爱吃“花”。那日就有一道“清炒野香花”。办事员端上一盘黄绿色小珍珠,细看,本来是一串串小如散珠的花蕾,许是在锅里三翻两炒就装了盘,花蕾丝毫不见瘪塌,依旧是鼓鼓的含苞待放状。细细嚼来,竟有淡淡芬芳于口舌间敏捷漫溢,花蕾亦不酥烂到无嚼头,软中带柔滑,真正天然清爽至极的野菜。

那日晚餐后,三人徜徉于湖光山色间,炎夏日节的南昌城一片如火如荼,但夜色中的青山湖,此刻却是在酷热中隐约透露着一丝和平素色的艳丽。顿觉这南昌,亦如适才吃过的那几道菜,辣椒、野花、棒子鱼,瞧这名字,就是于热辣、豪爽,甚至喧嚣的性格中,蕴涵着另一种内涵的暖和、素净和精雅。